专访四川东柳醪糟大王唐祥华
2015.02.10 | 作者:伏芝勇 文章来源: | 浏览:158965

     中华新闻通讯社四川讯 (记者 伏芝勇 综合报道) 导语: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一方水土同样能养育一方产业。许多人并不知道这个道理,但唐祥华知道。这个在家乡的田土上从不挪窝的企业家,从接手一个濒临倒闭的乡镇企业,到成立四川东柳醪糟有限责任公司、坚持做醪糟这一并不起眼的产品,历经二十余载,已完全颠覆了醪糟作坊式、民俗性的传统概念。目前,公司已拥有七万余亩巨大规模的优质糥稻基地,产品开发达到六个品种八十多个规格,远销加拿大、英国、香港、澳门等二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年销售额近五亿元人民币,成为了响当当的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岁岁年年,与十万父老乡亲一起,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笑声一片。

  我们认为,在农业产业化大力推进的今天,唐祥华这个“醪糟大王”的成功,具有标榜性的意义,值得学习与借鉴。

  虽然已是金秋时节,驱车前往大竹县,行进在广袤的田野上,但已错过了万顷稻谷翻金波的壮观。东柳公司的七万余亩糥稻基地,都已颗粒归仓。唐祥华也已洗净了双脚上的田泥,在公司里管理生产和经营了。就这样,我们来到了大竹县月华镇,走进了东柳公司,去深入探究一个本土企业的成长奥秘。

  初见唐祥华 爽直有真味

  在与东柳公司电话预约采访的时候,时间被两次后延。其原由相同:唐祥华董事长在田里帮困难户收稻谷,回不了公司。这听起来倒有些新奇。恰巧,在等待的几天时间里,有大竹县的来访者上门,顺便向其提起了唐祥华,客人说:“你说的是唐华儿呐。”这又古怪了,祥华怎么成了“华儿”呢?客人忙解释道:“他的乳名,乳名,都这么叫。”这倒给人一些想象的空间。一个亿万身价的知名企业家,跑到田里帮人家收谷子去了;年过半百了,还被人喊着乳名!所以,奔赴大竹县时,实际上是带着“唐祥华猜想”上的路。

  初见唐祥华,是在他公司的大门口。他和公司的其他人员一样,穿着一色的工装,不经介绍,是无法识别的,但一串朴实爽直的笑声,透着一种山水田园般的性情,让人一下子就没有了生疏的感觉,仿佛早就是哥们兄弟了。由于已经过了午饭的时间,我们只是眺望了一眼大门里的一幢虽然不是很高但却很有汉代风韵的建筑,就被直接带到了公司对面的一家餐馆里就餐。木头的大圆桌,几个当地特色的菜肴,每人面前放着一个我们未成见过的易拉罐饮料。拿起这个工艺巧致的易拉罐端详,只见蓝天白云下面、绿草黄花前边,侧卧着一娇媚的少女,天空中印着三个红字:女儿春。原来是东柳已经没有了生疏感,我对唐祥华董事长说,我知道你这款饮品的席间,一阵爽朗的笑声。

  创意灵感来之何处。

“哪个少年不钟情,哪个少女不怀春?”他很有些调皮地随口说了出来。

席间,一阵爽朗的笑声。

  一路执着坚定 企业有风骨

  饭后,走进刚才远眺过的那幢建筑,原来是公司的办公区。唐祥华说:“这里你们随便看,要了解什么情况,你们随便问,要什么资料,我们派人提供。”

  有了唐董事长的这般态度,在饭后的休息时间里,我便在办公大楼里上上下下地溜达起来。这里首先给人一种不设防的透明感,在楼道遇到的每个人,虽然不认识,却都会给你友好地一笑。我特别关注起这里的“墙壁语言”来。有书法隽永的《东汉醪糟歌》:“宕渠七月天气热……”有公司的管理规则:以质量保生存,以创新求发展,以管理促效益。最惹眼的,是郑板桥的瘦竹图;它所要表达的,恐怕正是一个本土企业家“咬定青山不放松”的那份坚定的意志。

  这就算采访的开始了。捕捉、感受、了解、问答,由表及里。等所有的信息汇聚起来后,唐祥华那串坚韧执着的足迹,就首先清晰地显现出来了,走成了二十五年来从不改变方向的一条长路。

  1987年,改革开放几近十年,市场竞争惨烈起来,那个叫作大竹县月华饮料厂的乡镇企业,太单一太普通的产品严重滞销,巨额亏损,风雨飘摇。这时,月华镇镇政府的领导相中了虽然只有初中文化却精明能干的唐祥华,就是人们习惯于叫乳名的“唐华儿”,聘其为大竹县月华饮料厂的厂长。他这个厂长上任后,面对的自然不是什么荣耀,而是仓库里堆积如山卖不出去的产品和嗷嗷待哺的职工及家人。怎么办呢?当然没有任何投机取巧的门路,当然还是要卖出产品。他了解到,卖不出去的产品虽然普通单一,但并没有质量问题。带头卖产品,是厂子起死回生的唯一出路。于是,装着产品,唐祥华开着手扶拖拉机上路了,目的地是广元、南充两地的城市与乡镇。那段时间,唐祥华吃过多少苦、受过多少罪,他已记不清了。车陷进烂泥里,求人推过;冷脸白眼不计其数地挨过;渴了绝不喝车上的饮料,而是喝路边的河水;有几次还差点跌入万丈深谷……精诚所至,金石为开,饮料一件一件地卖出去了,一车一车地卖出去了,钱也就一笔一笔地回来了。钱回来了,厂子就活了。还了债,发了工资;接下来,唐祥华把坚实的脚步踩在了淘汰旧产品开发市场看好的新产品上面。在新产品开发的计划中,唐祥华突出了醪糟的加工。这叫因地制宜,因为大竹的糥米品质好,煮出的醪糟口感好,有知名度,有卖场。

  1995年,乡镇企业改制后,唐祥华给企业进行了产业的专一性定位,四川东柳醪糟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了。有人说唐华儿做醪糟搞不出什么大名堂来。唐祥华则说,那才不一定。当然他明白,不把产业做大做强,那就肯定搞不出什么名堂来。

  当然,眼下已不再有人怀疑唐祥华的能耐和东柳公司的强大了。公司的各项经济指标已位居全国同行业榜首,除了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的殊荣外,还是全国农产品加工业示范企业、全国食品行业科技进步优秀企业、四川省农业产业化经营重点龙头企业。最有说服力的,当然还是现代化车间里的全国首条万吨醪糟自动生产线和这样一些现实的数据:现有员工457人,资产总额19045万元,年销售收入49500万元(其中出口额645万美元),实现年利税4217万元。

  而东柳这样的辉煌,是历经了1995年后整整十七的艰苦奋斗所书写出来的。在这十七中,国内市场波诡云谲,实体经济几度受挫,虚拟经济和房地产暴利十分诱人,让无数企业家心旌摇荡、朝秦暮楚。但我们看到的唐祥华,似乎就一直在那个叫月华镇的地方心无旁骛地埋头苦干着,“坐怀不乱”。所以,他能让公司骨骼不断强健、气血不断充盈,完成了从散户收购加工到“公司+基地+农户”模式的跨越,完成了从传统工艺制作到现代化生产的飞跃,完成了从醪糟产品的单一到包括易拉罐在内的多个产品的研发、成功走向世界的超越,完成了自己从一个初中毕业生到能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并成长为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的人生价值的升华。

  但他说:“我不是一个成功者,而只是一个永不停歇的奋斗者。”他还说:“做实业的人一定要实实在在。任何一个有市场潜力的产业,只要坚持去做,都有做大做强的可能。”

  而我们在采访中发现,他能把产业做大做强根本的原因还在于:仁者无敌。

  从来本色仁义 产业有灵魂

  这次的大竹之行,我最大的收获,是又认识了一位难得的本色企业家。这是我多年来采访企业家时始终的一种预期和渴求。这类企业家没有道貌岸然的外表,没有机巧深重的内心;他们有山的挺拔,使自己的企业有骨质,他们有泥土的厚重,可生长万物,寓义于商,使自己的企业和产业有鲜活灵魂。他们才是中国经济的脊梁与未来。

  “唐华儿”这个乳名的声声呼叫,多半来自于百姓之口,其实是一种皇天后土般的怜爱,是对唐祥华品格的一种支持与回报。在这里,我更想以大地之子来形容他。

  除了唐祥华捐助、资助、修桥修路这些一般层面的义举善举,我极力肯定的是他做产业过程中对农户的义和善。这些农户是他的合作者,按理说,公平交易即可。但他不是这样。他的公司有个铁律:农户育种、栽秧、田间管理、病虫害防治、收割,都必须有东柳公司的人协助。特别是残疾人户、困难户、缺劳力户,他更是身先士卒。在烈日下,他总会晒脱一层皮。而在关乎农户利益的时候,唐祥华的又一个铁律是“坚决保障”四个字。就是公司按照“公司+基地+农户”的模式,以“订单农业”的方式与农户形成紧密的利益联结体,对农户的糯稻,实行合同订单价,坚决予以保障。

  2006年,大竹遭受百年不遇的特大旱灾,农户种出的糯稻颗粒不饱满,质量大多达不到合同规定的标准要求,公司完全可以拒收。收吧,公司损失太大,不收吧,农户就白忙活了一年。怎么办?在收购会议上,唐祥华说:“我们是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为我们种稻子的农户遭了天灾,我们就应当扛起来,与他们患难与共。”他一锤定音。那年公司按订单价收购起来后,又拿到市场上低价出售,仅此一项,亏损了200多万元。2011年,全国糯稻供大于求,造成糯稻价格在2010年的基础上,大幅下降,公司按照合同订单价收购,每市斤高出本地市场价三毛钱,每吨多付出了600元。当然,这样的数字,就更难撼动唐祥华的铁律了。

  所以,“一粒糯米致富十万农民”(媒体语),已成为唐祥华在家乡的田野上演绎出的最豪迈的产业传奇。

  在采访即将结束的时候,唐祥华董事长把我们带到了公司后山的山顶上,指点着山后的一片开阔地说,在那里,即将开工建设公司新的生产基地,共占地250亩,投资两个亿。基地建成后,随着生产规模的扩大,糥稻基地的面积将超过十万亩,将带动五万以上的农户共同致富。

  挥别大竹时,我们为唐祥华和那片土地上的农民朋友们,留下的是更加美好的祝福。

 

评论(0条评论)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区一环路西一段155号 电话:028-87316080  18980687036  15196651996 微信公众号搜索“scera-7”
COPYRIGHT©香港挂牌彩图.ALL RIGHT RESERVED. 蜀ICP备12028758号

川公网安备 51010502010511号